情趣电商皆亏损,两性的生意除了爱也需要生态?

发布时间 :2022-06-28 09:42

马云爸爸一纸“双十一”商标注册通告函,好好的光棍节变成了剁手节,各大商家卯足了劲提价打折,诱惑姑娘们洪荒之力的爆发

网站运营

剁手似乎有些残酷,于是,情趣电商、新三板公司春水堂(.OC)大、中国性学会常务理事蔺德刚(人称“春叔”)提出双十一应该是“啪啪节”,在家守着点等网速刷手速还不如来一发共创和谐社会

泡在“黄水”里的春叔不甘寂寞,不愿只待在情趣用品的壳里,被误解成流氓

他曾在自传《成人之美》中提到,对于性的负面的心魔,让他放弃了春水堂

但最终春水堂成为了他的宿命

黄,自然界七色之一——在欲望的层面,性是黄的,但几年的创业经历让他体会到:色,即是空春水堂,乍一听更像水吧,事实上春叔在最初起名时便被圆脸同事取笑

更有人直接联想“一江春水向东流”,觉得名字下流,而春叔解释道字义取自“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不过,春水堂并不是春叔的第一次创业

年,龙抬头那天,春叔投入万元的餐馆开业,这是他的全部积蓄,然而个月后,破产撤退;年底,春叔再次出海,跳进互联网创业大潮,还拉了百万投资,未满年,潮浪褪去,春叔和百万螃蟹上岸,裸奔

或许是与大学时期休学做行者的经历有关,当时他在云南穷得每顿只能吃一块钱一碗的米线

在春叔看来,在本金只剩下一块钱之前,他只会想继续玩下去还能赢多少,而不会看自己输了多少后悔不已洗手不玩

经历两次裸奔,春叔重回打工仔身份,无债一身轻后再次创业,上了“黄船”

虽然被互联网泡沫甩得一身伤,但春叔最熟悉的还是网络

年,电商还处于初创时代,“卖什么”成为大难题,权衡利弊后选择了成人用品

据春叔透露,当时媒体报道性用品是暴利行业,且电商竞争对手少,行业乱象突出,人们性观念还未完全转变,有机会进入且能做大

块,一个网站,一部,一台电脑

每天宅在电脑前,起个女孩的名字泡聊天室,设置自动回复“成人用品保密送货上门,网址XXX”,一天挣个百八十块,高兴坏了,似乎忘了两年前还是老总,一年前仍拿近万元的薪水

“开业最初的日子,并没有常人说的创业艰难”,春叔深谙互联网营销之道,开业不过三个月,便已名声在外,在成人用品零售网站里,排北京第二,全国第五

甚至突袭的“非典”疫情也让春水堂的生意达到高潮

但从事性用品行业总会让人压抑

虽然春叔认为自己做的事并不丑陋,不低俗,却也没觉得能阳春白雪到可以在自己的T恤上写上“成人用品从业者”几个大字,对于这个行业的心魔,一直都在

年年底,在完成初步资本积累后,春叔便开始考虑开辟新战场——网络营销顾问

新公司在扩张,春叔的绝大部分精力分给了新牌坊,“拎菜刀”逐渐闻名,而春水堂逐步萎缩,只保留了个人,春叔慢慢隐去

春天的回归——回归是一种无奈以为阳春白雪的网络营销顾问公司在年冬天开始把春叔的财务状况拖成残花败柳

公司清算还剩万块

春叔回想时感慨,“那时候没房没车没存款没老婆”,俗话说三十而立,而春叔却倒下了

春叔告诉野马财经,“好在春水堂还在,重新回头虽然狼狈,但实属无奈,创业这条路辛苦,退出成本高

”年春天,他割掉阳春白雪,重新投入到春水堂这个下半身的行业

《成人之美》中写道,“其实杀我的不是那片阳春白雪,而是性,我用开辟新战场阉割了性”

据春叔介绍,直到年下半年才真正开始摆脱对成人行业的心理阴影

“情趣用品”概念开始代替“性、壮阳”等露骨字眼,成为时尚元素之一,而且国外的情趣用品企业年销售额超亿,心理的天花板被捅破

春水堂不再是一个做“性”的企业,而是做“爱”的企业

年月,春水堂第一家线下实体店开业,竖起“时尚情趣用品”大旗,吸引着大爷大妈富男少妇

从年起,春水堂的名字开始遍布各大时尚杂志

从最初被当成流氓到引领时尚潮流,春叔逐渐感受到了市场的变化

从年开始便很少遇到尴尬状况,春叔解释道,首先是因为用户结构发生变化,、、后逐渐成为主力,性观念开放得多;其次是社会的接受度逐步提高

在他看来,如果你还认为情趣用品店是卖壮阳药,为功能降低者而设,或者为被性压抑的单身男女而设,那么你了

小名已出,但春叔还想再进一步,给这片灰黄中添点绿色,改变公众对情趣用品行业的偏见

春叔想到捐赠情趣用品,且把首次捐赠目标确定为残疾人群体

从最初残残联的讶异到希望再次捐赠,春叔看到了公众态度的改变

当然,大量的正面报道也让春水堂春风得意一番

年年底,正处春风洋溢的春水堂又迈入下个自虐之旅——连锁店

三次裸奔的春叔再一次把自己放入赌场,不过这次,他设置了底线,年一年,承受-万的亏损,一旦超过万,立马砍掉

当时的春水堂走了招险棋,即舍身饲虎,把春水堂的网上销售拆分,把现在的顾客群和未来的顾客群都分给加盟商,春叔甚至放话,这是招必杀技

从数据来看

年网上月销售额只相当于年底未开放加盟时的%,而到年底,春水堂直接亏损万

不过,万的亏损带来了质的变化,规模变大,企业逐渐成熟,春水堂有了一个核

不止于电商——年前,春水堂的代名词是情趣电商,专注性快乐;年后,转战性健康,跨入专业医疗市场春叔告诉野马财经,春水堂的角色随着企业的沉淀逐渐发生变化,从最初的垂直电商团队到个加盟店的连锁企业再到垂直电商企业、自主研发销售,最后定位于两性生态

如今新三板共有四家情趣电商企业,春水堂、他趣(海豹信息)、桃花坞以及爱侣健康,但风格各异,相同之处在于作为媒体报道的暴利行业,四家企业意外地都处于亏损状态

其中,爱侣健康亏损最为严重,去年亏损多万元;春水堂去年亏损万元;他趣(海豹信息)年亏损万元;桃花坞则是由盈利转为亏损,年盈利余万元,但年上半年则亏损.万元

春叔告诉野马财经,爱侣健康是行业的前辈,主打情趣玩具代工,且产品%销往国外,此前也是春水堂的供应商之一

而爱侣健康的董事长吴伟当初也走过一条“淫具”之路,可这条路并不顺利

年吴伟当时的公司拿到中国第一张由国家药监局签发的生产许可证和市场销售许可证,可刚刚投入生产,就差点被进局子

从最开始的代工逐步发展成国内举足轻重的王者,爱侣健康走了很多年,即使开始转型走品牌之路,其骨子里的制造商基因也不能抹去

而他趣与桃花坞则更偏向于社区式的垂直电商业态,他趣从年成立至今,一直专注电商,仅对陌生社交有所设计,至于只能硬件等炒得火热的概念,则保持着高度专注的状态,暂时还未直接介入

春叔承认,在年之前,春水堂与他趣业态一致,也一直视他趣为竞争对手,但年之后,春水堂不再只着眼别人家的振动棒与飞机杯,更专注于自家的研发能力,特别是智能硬件与其他医疗器械

春叔表示,目前虽然自有品牌不到款,但已占%的销售权重,另外,随着业态的逐步完善,电商比重降至,随之突出的是医疗器械的生产销售以及情侣酒店的开发

从发展轨迹上看,看似跳脱,实则背后依靠着同样的消费群体

春水堂由最初的大众消费市场切入至专业的医疗市场,推出男性健康用品以及女性盆底健康仪,再进入以亲密关系为核心的服务体系,打造情诗酒店、关系培训机构等

两性也有生态

——国民公公王健林补刀称企业的存在价值有两点,第一是产品合格,第二要盈利,可造爱年的春水堂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月日,春水堂发布以“性快乐、性快乐、亲密关系”为核心的两性生态布局

这两天被嘲笑的乐视一直以生态自居,最终落得自我反省,甚至甩锅融资能力

这家还未实现盈利的正在走流程的新三板公司又如何安稳布局生态

不过对于盈利问题,春叔倒显得淡然,他表示,“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战略选择,是暂时牺牲利润,追求高速发展还是低速小利润前进需要根据企业自身的状况决定”,很显然,春水堂选择了前者

春叔解释道,企业正在逐步成长,处于投入期,目前整个情趣市场都在抢速度

且在一些券商研究机构看来,情趣用品电商处于若干个风口之上——一位不愿具名的广发证券研究员对野马财经提到,情趣用品电商横跨移动垂直电商、智能硬件、陌生社交、全球化等多个风口

而春水堂正站在其中三个风口之上

电商自不用说,春水堂已在该行业摸爬滚打年,更何况有个网络营销高手“拎菜刀”坐镇;全球化也是春水堂的发展方向之一,且已经成立子公司深圳大象安泰专门负责对外出口贸易;今年月,医疗器械厂已投入建设,完工后,春水堂将成为全国罕见的在符合国家二类医疗器械标准的工厂生产情趣用品的商家;这意味着,春水堂即将成为集研发、生产和销售、服务为一体的两性健康用品企业

但值得注意的是,负责外贸与服务的子公司目前仍处于烧钱状态

此外,医院的门并没有那么好进

医疗器械销售许可证还未到手,合格证还未取得,何谈往后的大事业

虽说春水堂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提到会在年取得许可证,但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完成

此外,已有的和目前仍处于临床阶段,能不能流入市场还未可知春叔也意识到许可证或许是拦在大医疗门前的虎

但拿下这只虎后,春水堂真正具备扩大规模后盈利的能力,毕竟医院的生命周期长,销售稳定

走大医疗这条路必然艰辛,医院的程序复杂,所耗费的时间精力多过安逸的电商

不过,春叔告诉野马财经,如今在医学上两性领域器械还未被充分挖掘,春水堂有机会抢占市场分得一杯羹

据春叔预测,春水堂将在年实现盈利,无独有偶,他趣也表示年能扭亏为盈

这俩冤家最终是会共进退,还是踩着对方尸体往上爬还有待时间检验



- END -